~ 轉載 白沙屯 天德宮顯化神蹟 〔一〕 ~ 咬破碗派尾帖藥  --------------------------------   阿公自廿二歲開始起乩,歷經前後七年(滿六年)漫長而嚴格的按步就班的調訓,直到廿八歲那年,才正式「開口辦事;凡塵救世」,成為正式的乩童。(阿公洪萬安是白沙屯拱天宮媽祖廟北邊天德宮蘇‵邱‵梁‵秦‵蔡五府王爺中蘇大王所採的乩童。)阿公多次講述:要開口辦事前一晚,蘇大王現身訓示阿公說:明天要開口開始辦事,凡塵救世,以後一定要嚴守三件事。 一.凡塵救世,不可以分貧富。(對富有的人,義務救助,不能收取紅包;對貧窮的百姓,更加不能馬虎隨便。) 二. 燒酒絕對不可以喝,一口也不可以。  三. 對婦女絕對不可以心存非份之想及亂來。   六十多年的乩童歲月,阿公不但嚴格遵守蘇大王的告誡,並多次轉述告誡世人。 在早年鄉村經濟條件困苦, 醫療不便與不發達的年代,白沙屯人重大病情往往是要搭火車到竹南鎮或更北的新竹市就醫,但一般經濟條件較困苦的民家,往往是捨不得花錢,甚至於不敢輕易去竹南或新竹看醫生,身體不適往往仰賴神明開藥草單,自己到田野採摘後回家熬 澎湖民宿藥草服用,藥草在鄉野能就地採得,不需要花錢。 曾經聽住在過港莊與山邊莊之間叫山下的陳清(大家叫伊:山邊清仔)述說一件以前阿公接受信徒之請到人家裡去問神的事,有一次到人家裡時,那病人已經被家人換好壽衣等待最後一口氣嚥下,隨行桌頭(翻譯)看了之後,馬上眉頭緊皺,偷偷拉阿公褲管示意趕快離開回家去,但阿公還是表示要留下問神,看王爺公是不是還有辦法醫治,桌頭(翻譯)接著悄悄低聲再次向阿公說:恐怕會漏氣。  (意思是:病人壽衣都換好了,隨時都可能過世,萬一問神之後過世或在問神當中斷氣,那豈不是要漏氣失面子。病人家屬仍舊懷抱一線生機,希望蘇大王起駕降臨看是否還能給予醫治,起死回生。 蘇大王起駕後直接了當說病人是先沖犯到陰邪,後來又染到傷寒, 陰邪纏身所以吃藥頭反藥尾(意思是 : 因為是陰邪作怪,所以吃藥時,頭前幾次有差(好轉),後面就又無效,換吃其他別的藥情形也是一樣)。接著蘇大王以七星劍替病人改(五府王爺凡塵救世的術語:改。平時是改運、改犯太歲、消災解厄、改車關、改?房屋買賣藽騿B改血光之厄。有時替沖犯到陰邪的信徒除陰邪也叫改。)改好之後,蘇大王又說:病人因為沖犯陰邪纏身,加上染傷寒,時日拖久,所以人變得非常虛弱。接著蘇大王叫家屬拿吃飯的陶碗來,直接就拿到嘴巴咬碎並吞下去,咬幾口並陸續吞下之後,蘇大王一連做嘔,最後嘔吐出原先咬碎吞下去的陶碗碎片於金紙上。(由於碎片邊緣凌利,所以反複作嘔時碎片經過腸胃食道而帶血絲)。後來蘇大王畫一張符包爐丹,叫家屬將爐丹與嘔出帶血絲之碎碗片一起熬,當藥給病人服用。並交代家屬熬藥時火不能過大,要小心看火與水,絕對不能把水給燒乾了。 陳清每次提起這件事蹟,都顯露出對蘇大王無比的敬仰之心,非常欽佩的說 : 「蘇大王確實靈感, 那次藥飲下去,沒超過三天,原本全身軟糊糊(軟趴趴)的病人就會起身、會走路,就(親)像(台語:粒仔)(國語:瘡疤)摳去。 就這樣就好去了。」 陳清也每每於感念蘇大王的靈感之後,也都不忘對蘇大王乩童洪萬安的德行功德做補充說明。陳清說:「安仔舅確實令人敬佩 (陳清叫阿公洪萬安為:安仔舅,陳清母親是洪家家族女子嫁過去的)。那時 酒店打工和病人家屬一起去請安仔舅來厝裡問神,安仔舅沒第二句話就答應來問神。來厝裡後,看到病人躺在廳邊,剩一點點氣息喘著喘著,桌頭拉安仔舅的褲腳尾說要趕緊離開回去,(台語:沒 耶 漏氣)(意思:不然會漏氣)。結果安仔舅還是留下來問神,那次哪沒安仔舅來問神,哪沒蘇大王親自起駕派尾帖藥仔,恐怕就沒命了。」  陳清接著補充說:「病人家屬之前有去請別的神乩來厝裡,結果還沒踏進大廳,在門外就看到病人躺在廳邊,那神乩說一句:『沒意,沒思』,轉頭就走。」後來是陳清去病人家才知道病情這麼嚴重,並向病人家屬提議說 : 「再換來去請安仔舅來問神看嘪!」病人家屬向陳清說怕會像前一個神乩一樣,看到病人躺在大廳就轉身離去。陳清還是鼓勵家屬說 :「不會啦 !安仔舅很好(傭)(意思是很好叫得動),來去請伊來厝ㄟ問神看嘪。」 白沙屯人對蘇大王咬碎陶瓷飯碗吞下肚再嘔出之帶血絲的碎片當藥引加上爐丹或其它草藥熬的藥,稱為尾帖藥(意思是:最後一帖藥,吃了見效﹏命就有救,如果無差(好轉)﹏那就神仙也難救。 阿公去世後蘇大王起駕降乩於現任乩童陳義雄身上,交代出殯時奠儀公?土地買賣複F堂搭設在天德宮大廟前,位置也是蘇大王親自起駕拿七星劍到廟前廣場點的,出殯那天很多信徒雖不是親戚家族關係,卻專程前來弔唁祭拜與送阿公最後一程。 其中一位住北坑的信徒很感念阿公,向我們家屬說:「老乩童一生做人很好,配合五府王爺公幫人問神,助人、救人無數。老乩童實在是真好傭(意思是很好叫得動問神),不管是透風(刮風),還是落雨(下雨),不管是三更半冥,還是冬天冷兮兮(冷颼颼),還是夏天暗時(夜晚)路上不時有蛇,人若來叫伊去厝ㄟ問神,老乩童都不曾推辭,實在是 就`好 傭 耶」。前往信徒家問神,王爺降乩前的調五營會先作嘔, 將肚內的東西都嘔出, 因此等問完神信徒家人會準備飯菜給阿公與同行的桌頭(翻譯)吃。 爸洪木水(民國25年生)經常向我們提起阿公在世曾多次向他說 : 『去人家厝裡問神後,主人好禮煮飯菜招待,不曾給人挾第二塊肉,也不敢吃到飽。意思意思吃點東西就趕緊回家』 。 那個工商不發達;經濟條件不佳的年代,普遍信徒家境都不好,家裡也都有小孩,平時要吃魚肉是很稀罕,除非是逢年過節或家裡有重要客人來。因此阿公留米飯與魚肉給信徒家 吳哥窟人與小孩吃,只隨便意思意思吃幾口,再走路回家吃粥 爸回憶說 :『每次你阿公去人家問神回來還沒進到屋子,就在門口不遠處高聲對你阿嬤喊 : 還有沒有粥啊 !(台語) 舀一碗粥來吃吃,肚子餓 嘎!』   阿公自開口辦事,凡塵救世以來,待人誠懇、平易近人;非常熱心,義務救人無數,尤其是數十年前醫藥還沒有現在這樣發達普遍的年代,自死亡邊緣挽救回來的人不計其數。也因為這樣在地方上,便漸漸形成很好的名望。 邱二王斷轎棍挖土做藥引、蘇大王派藥草醫頭痛------ 阿公22歲開始訓乩,28歲開口配合五府王爺凡塵救世。阿公回憶說:在三十歲出頭(民國25年)(西元1936)左右,頭痛的像快要裂開,吃飽冥(晚飯後) (農魚業年代,白天大家要忙碌,只好利用晚飯後)叫人來扛攆轎(邱二王),要問看是安怎(要問五府王爺是怎麼回事)。 阿公接著?:「二王(天德宮邱二王)攆轎架好扛一款(一款:白沙屯腔:一陣子的意思),攆轎都沒行轎、連振動嘛無。那時陣頭痛的快裂開,等很久,攆轎仔也是無振無動,之後,我痛嘎擋不住,向二王爺公大聲? : 看是安怎?(看是怎麼樣?) 你嗎要來一下。」 阿公回憶說:「二王爺?酒店工作膜@受刺激,瞬間降臨,原本動也沒動的攆轎,一聲前扛轎棍被二王爺公折斷,插入門口埕地上土裡,挖一丸土,聽說那同時蘇大王也起駕,派一味鳳尾年藥草,交代和二王爺公轎棍挖的那丸土一起熬,結果吃二帖頭痛就好了。」 阿公生前常向我們子孫提起:自從那次吃了二王爺公轎棍挖的土丸與蘇大王派的鳳尾年之後,感覺全身變成另外一個身體,甚麼病痛都無。確實那之後,阿公除了偶而有小感冒之外,直到90歲去世都沒生甚麼病痛。 阿公也常告訴我們說:大王派的鳳尾年降火氣與解毒,若火氣大,喉嚨腫,牙齦痛、無眠頭痛,熬一些當開水喝很有效。 有一個信徒就是脖子甲狀腺腫失眠; 熬夜時腫脹的更嚴重,問五府王爺也是單獨派這味鳳尾年熬煮當開水喝很有效。 關於邱二王折斷轎棍插入地上土裡挖土丸 攆轎是四人扛,攆轎兩邊各串一根粗勇的竹棍,再於前後各以廢魚網纏繞兩根粗勇的竹棍連結,之後以較小(實際要扛在肩膀上)的竹棍穿過纏繞的魚網,再將竹棍以上下360度絞緊便能將攆轎扛上身。 邱二王是武將, 非常非常的富有陽剛氣勢,來時非常有暴發力 非常強勁有力,不容易控制,平時邱二王若沒來,是四人扛攆轎,攆轎與邱?房屋貸款G王金身隨在扛轎的人扛著自由行動,但是若邱二王來,那就變成四個扛轎的人,被攆轎與金身的力量驅使一舉一動,往往扛轎的人很難承受突如其來的暴發力與強勁的力道,.而承現出全身使勁 ,臉紅脖子粗,筋都浮出來了.可以想像如果要扛在肩上的轎棍壓斷,那要多大力道。 以前農業時代,平時都要經常挑重物往來於家裡與田野間,自然練就一身可以承受重擔的好肩膀與體能,所以扛轎的人有辦法承受邱二王瞬間降臨的力大無比的力道,將攆轎轎棍壓斷(折斷),瞬間扛在肩上的轎棍斷裂之後,再自肩膀上滑下,插入地上土裡挖土丸 。這麼一說明大家就不會以為是在說天方夜譚! 甚至於懷疑是不是誇大的無稽之談了吧,醫藥不發達便利的年代 ,台灣人病痛時對神明的依賴是遠超過現今醫藥便捷的年代的. 二戰期間遭遇機槍掃射與投彈- --------- 世界大戰期間全國各地發生很多媽祖救助居民的故事 下面是阿公(洪萬安)生前向我們子孫講述他的親身遭遇 二次世界大戰(1937—1945)初期,白沙屯海邊時有日軍與盟軍戰機遭遇戰鬥,阿公生前多次講述當時回憶說: 「那時候白沙屯海邊魚民在沙攤上整理網仔(魚網)、補網仔,有時看到海上有戰鬥機在相互纏鬥,機關槍掃射的聲都聽到清清楚楚,兜﹏兜﹏ 租辦公室叫。但那時陣的人不知好驚(那時的人不知懼怕),不知說掃射的槍子子彈若彈射到人是會死傷。都繼續在海邊補網仔,有的人都舉頭去看說兜(哪)一架被打中。」 阿公接著說後來有一天,夢到蘇大王鬍鬚留很長,穿雪衣在半空中,拿著竹掃把在半空中不停的掃除自天空不斷落下一粒一粒像天苞的東西,還一邊掃一邊對阿公說 :「欽仔(阿公長子洪欽:民國16年【西元1927 】生)你就要牽在身邊」。白天阿公向別人說做到這樣的夢,村中有個讀漢學的人說:「可能會掃射了」。 幾天後,阿公與叔公及大伯父洪欽(當時十一、二歲),一早就到白沙屯火車站南邊的南邊田除田草,天亮不久,聽到自南方漸漸傳來飛機轟隆隆的聲音,原先阿公他們不以為意,以為像平日一樣日軍與盟軍戰機南來北往,各自執行戰爭任務,有時相遇不免產生空戰戰鬥,但都沒有傷及平民百姓,所以就又低頭除田草(稻田中的雜草),後來再抬頭一看,戰機飛的很低,正好沿著鐵道上方往北飛,飛行員都看得到。聽阿公的回憶說:當時他看到飛機上的人。不久,卻聽到戰機聲自北方傳來,一下子就朝他們幾個人飛過來,並對著阿公他們進行機關槍掃射,幸好都沒被射中,一下子嚇的趕緊往鐵道旁的圳溝裡跳進去,沒多久,飛機聲又自南邊(現在的精鹽廠)傳來,阿公他們這次?關鍵字廣告腔惆A不妙,原來是同一架戰機調頭針對他們而來,大家趕緊低身縮緊身體躲避在圳溝裡不敢探出頭來,沒想到低空飛行的戰機竟然還對他們繼續機關槍掃射,由於有圳溝擋住所以都沒被掃到。阿公說:「後來想到蘇大王交代說:『欽仔你就要牽在身邊』。趕緊把嚇的都哭了的欽仔拉來身邊」。 欽仔阿伯每次講到這段二次大戰受掃射的往事,都很傳神的以台語描述「當時機關槍掃射的聲音就(很)大聲ㄟ!戰鬥機的聲馬(也)是隆隆叫」。「一連幾次掃射都沒掃到,最後自飛機上投了一粒炸彈下來,正好落在圳溝裡離身體差不多一、 二十公尺 遠,好里加在(好在)無爆炸,阿吶無(要不然),恐怕攏(都)沒命了。」 欽子阿伯補充說:「躲避的圳溝正好在白沙屯車站南邊的鐵路邊,那次戰機連續調頭掃射,雖然人沒掃到,但是在躲避的圳溝鐵路另一邊有個木造的路門寮仔(火車軌道轉換控制的小木寮),都被掃射掃到開花爛﹏糊﹏糊(稀巴爛)。 原來是前一天日本與美國的戰鬥機相打(纏鬥),日本的戰機被打中,飛行員跳傘落到山邊北邊的大眾媽附近,結果隔天美軍就來空襲掃射。」據說那次白沙屯被三顆炮彈襲擊,死傷了一些人,有些平房的土角壁(古早以土壓製成土角磚堆砌成牆壁)都有一坑一坑的機槍彈孔。 [ 本文最後由 洪建華 於 2010-12-15 18:52 個人信貸編輯 ]  .
創作者介紹

換尿片

pyblkluw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